南岸法院案例双双入选“2019年重庆行政诉讼典型案例”

作者: 河北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13日 12:12:45

南岸法院案例双双入选“2019年重庆行政诉讼典型案例”

2020年6月9日,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2019年重庆行政诉讼典型案例”,南岸法院报送的“某燃气有限公司诉重庆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天然气供气区域划分行政决定案”、“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诉重庆市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工商行政处罚案”两个案例双双入选。
市高法院此次发布的行政诉讼十大典型案例,是从全市2019年审结的一万五千余件案件中筛选出来的,涉及消费者权利保护、食品安全市场监管、低保待遇支付、劳动保障行政监察、国有土地收回、违法建筑强制拆除等社会关注的热点领域,裁判结果对行政审判和行政执法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和参考价值。
某燃气有限公司诉重庆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天然气供气区域划分行政决定案
裁判要旨
对天然气供气区域的划分与选择天然气经营者属于不同的行政行为,不得混同。行政机关对天然气经营者的选择审批属于行政许可,应当通过招标拍卖等公平竞争的方式作出决定。行政机关未通过招标拍卖等公平竞争的方式选择审批天然气经营者,属于违反法定程序,应当依法撤销。但若经营者已经完成管网铺设等前期工作并开始部分区域供气的,依法撤销会严重影响居民生活,人民法院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确认违法。
基本案情
2005年12月,原垫江县经委引进渝川公司进驻垫江县供气,同月28日垫江县人民政府划定渝川公司的供气区域。2006年8月,渝川公司将该业务转给某燃气有限公司经营管理,供气区域不变。2009年4月23日,垫江县政府专题研究燃气供应秩序事宜,要求某燃气有限公司依法完善燃气企业经营资质,维持原供气区域不变。至本案诉讼期间,某燃气有限公司仍未取得燃气企业资质证,但仍在经营原供气区域的天然气供气业务。
2017年6月,垫江县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简称垫江县经信委)拟对垫江县城镇天然气供气区域进行划分,就此分别征求了意见,并于同年12月2日发布了听证会公告。同年12月28日,召开了听证会。垫江县经信委在听证会完毕后,作出了《垫江县城镇天然气供气区域划分方案(送审稿)》,并报请垫江县人民政府审议,垫江县人民政府审议通过了该方案。
2017年5月3日,重庆经信委公开征求了对《进一步规范全市天然气供区管理工作》的制定意见,部分区县也及时提出了反馈意见。同年4月11日,重庆经信委政策法规处对该规范性文件进行了合法性审查。同年5月26日,重庆经信委作出了渝经信运行〔2017〕43号《全市天然气供气区域划分管理工作的通知》,并在重庆市人民政府网站上进行了公布。同年6月19日,重庆市法制办公室对该规范性文件予以了备案。
2018年3月14日,垫江县经信委作出垫江经信文〔2018〕12号《天然气供气区域划分方案的请示》,报请重庆经信委审批。在公示期内,某燃气有限公司向重庆经信委提出异议。同年5月17日,重庆经信委回复,认为垫江县的供区划分方案经过了完整的行政程序,尊重历史,客观公正,对某燃气有限公司的异议未予支持。
2018年6月8日,重庆经信委作出渝经信运行〔2018〕30号《垫江县供气区域划分通知》,对垫江县城镇原城区和新增城区面积内的天然气供气区域作出了明确划分。基本保留了某燃气有限公司原有供气区域,对新增城区面积的供气区域未划分给某燃气有限公司经营。
第三人鼎发实业公司已按该通知划定的新增城区面积供气区域实施燃气管网施工建设,并对该区域部分居民实施供气。
2018年12月,某燃气有限公司以重庆市经信委作出渝经信运行〔2018〕30号《垫江县天然气供气区域划分通知》对新增城区面积的供气区域确定时,未进行公开招投标,违反公平竞争原则等理由,向法院提起本案诉讼,要求撤销该通知。并要求一并对重庆市经信委作出的渝经信运行〔2017〕43号《全市天然气供气区域划分管理工作的通知》规范性文件的进行审查。
裁判结果
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认为,《垫江县供气区域划分通知》对新增城区的供气单位进行确定,涉及特许经营,应当采取招标等竞争方式程序确定,故重庆经信委作出的《垫江县供气区域划分通知》,违反了上述特许经营的规定,属于违反法定程序。但因第三人鼎发实业公司已按划定区域对供气管网等进行建设,完成部分投资,垫江县新增城区面积内的部分居民已始使用其管道燃气,撤销该行政行为将影响垫江县该部分居民的燃气供应和使用,有损公共利益。遂于2019年9月16日作出(2019)渝0108行初31号行政判决,确认渝经信运行〔2018〕30号《关于垫江县天然气供气区域划分及有关事宜的通知》程序违法。某燃气有限公司不服,上诉至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天然气经营权的审批属于行政许可。《行政许可法》第十二条第(二)项规定,天然气经营作为有限自然资源的开发利用,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生活必需,属于可以设定行政许可的范围。其次,该法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一款规定,法律、行政法规及地方性法规可以对该法第十二条所列事项设定非临时性行政许可。第三,天然气属于燃气的一种。《城镇燃气管理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国家对燃气经营实行许可证制度。《重庆市天然气管理条例》(2010年修正)第十二条第一款也明确,天然气经营实行特许经营。由此可知,天然气经营权的审批属于行政许可具有相应的法律法规依据。
天然气经营许可应当采取招标、拍卖等公平竞争的方式。《行政许可法》第五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对天然气经营实施行政许可,应当采取公平竞争的方式作出,但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可从其规定。《城镇燃气管理条例》第十四条规定,政府投资建设的燃气设施,应当通过招标投标方式选择燃气经营者。社会资金投资建设的燃气设施,投资方可以自行经营,也可以另行选择燃气经营者。《市政公用事业特许经营管理办法》第二条规定,城市供水、供气、供热、公共交通、污水处理、垃圾处理等行业,依法实施特许经营的,适用本办法。该办法第八条则对选择投资者或者经营者的程序进行了具体规定,也进一步说明政府选择天然气的经营者时应当采取招标、拍卖等公平竞争的方式进行。
《垫江县供气区域划分通知》涉及天然气经营权许可。《重庆市天然气管理条例》(2010年修正)第五条第(二)项规定,重庆经信委负责全市供气区域划分。但是,该条例未对划分供气区域作程序性规定。因此,在具体进行区域划分时,应当适用《城镇燃气管理条例》第二章的相关规定,不能将区域划分和经营权许可的程序进行混同。《垫江县供气区域划分通知》从具体内容上看,既对某燃气有限公司等8个公司原供气区域作了保留性规定,又对新增城区的供气范围及供气单位进行了明确,属于对区域划分与经营权许可所作的捆绑性决定,其实质系将新增城区供气范围内的经营权进行了许可。
规范性文件渝经信运行〔2017〕43号《通知》可以适用于本案。首先,重庆经信委制定该文件未超越法定职权。其次,供气区域划分与经营者选择是不同的概念,《招标投标法》、《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是规范招标投标活动方面的法律规范,而非规范天然气供气区域划分。因此,渝经信运行〔2017〕43号《通知》仅是对天然气供气区域的划分进行规范,其内容并不与上位法冲突。第三,渝经信运行〔2017〕43号《通知》经过了公开征求意见、合法性审查等程序,并经重庆市人民政府审查同意予以备案后公开发布,其不存在严重违反制定程序的情形。
因撤销涉案《垫江县供气区域划分通知》会造成社会公共利益损失,故确认违法。涉案《垫江县供气区域划分通知》未采取招标、拍卖等公平竞争的方式将新增城区供气经营权进行确定,违反了法定程序,应当判决撤销。但是,鼎发实业公司对相关管网铺设工程已有大量投入,对部分居民已供应天然气,若撤销该通知,对城镇新增区域重新采取招标投标等竞争方式选择经营者,将导致已使用天然气的用户暂停用气,延后尚未使用天然气的居民的用气时间等情形,故撤销该通知将造成社会公共利益损失。因此,一审法院未对该通知判决撤销,而是确认其违法,符合法律规定。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3月11日作出(2019)渝05行终564号行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本案对优化营商环境、保护企业公平竞争权利具有典型意义。西南地区蕴藏着丰富的天然气资源,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多地天然气供气呈现出“先供气、后规划”的现状,行政机关为规范天然气供气秩序,确保百姓用气安全,对已供气区域进行划分,乃行政机关法定职责,人民法院应当依法支持。但是,天然气经营作为有限自然资源的开发利用,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生活必需,应采取招标投标等竞争方式选择经营者。案涉《供气区域划分通知》名义上为区域划分,实质上既对原供气区域作了保留性规定,又对新增城区的供气范围及供气单位进行了明确,属于对区域划分与经营权许可所作的捆绑性决定,其将新增城区供气范围内的经营权进行了许可,属于程序违法,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对其进行监督。
本案还涉及规范性文件的审查,从制定主体权限、是否与上位法冲突、征求意见、合法性审查、备案等程序着手,探明了行政诉讼附带审查规范性文件的实践路径。本案判决充分考虑天然气供应的民生属性,积极维护公共利益,以确认行政行为违法的方式,避免撤销行政行为导致百姓供气中断的不利社会影响,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诉重庆市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工商行政处罚案
裁判要旨
行政机关在市场经营活动监管中,发现企业有违法的经营行为,应依法依规对其进行行政处罚。在处罚中,依照当事人违法行为情形的轻重,合理适用相应的法律、法规,主动减轻对企业的处罚力度,符合行政处罚法处罚与教育相结合的立法目的。
基本案情
2018年5月29日,群众向被告重庆市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举报,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门口和店内广告宣传“重庆第一家火锅”,涉嫌违法。2018年6月6日,被告重庆市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决定对此举报内容进行受理。受理后,被告重庆市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前往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实地调查发现当事人在营业场所使用“重庆第一家火锅”进行宣传。
2018年6月7日,被告重庆市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认为原告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的宣传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的相关规定,故决定对此案进行立案调查。随后,被告重庆市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向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的相关人员进行了调查询问,制作了询问(调查)笔录,并对此调查内容涉及的店堂宣传行为进行了拍摄取证。在2018年7月24日的调查中发现,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已将店招上的“第一家”调整为“老字号”。另外,被告重庆市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经核实,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的“重庆汇源火锅研究所白乐天:始于公元1921年”证书及牌匾确为重庆老字号协会和中国商业联合会中华百年老字号品牌联盟所发。另外,被告重庆市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还调取中华民国38年2月24日的《南京晚报》第四版以及重庆桥头火锅饮食服务有限公司所有的“桥头”始于公元1908年的认证资料。
2018年7月31日,被告重庆市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向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送达了渝中工商经听告字(2018)42号《重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渝中区分局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未提出听证申请。2018年8月6日,被告重庆市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作出渝中工商经处字[2018]41号《重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渝中区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书的主要内容为:经调查,当事人在其营业场所存在以下商业宣传行为:一是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大门悬挂有“重庆第一家火锅白乐天始于民国十年”的内容招牌。二是店堂内墙壁上张贴有“重庆第一家火锅1921年开在较场坝叫白乐天”等宣传内容。三是店堂内悬挂有“火锅始祖铜像落成重庆第一家火锅---白乐天”的红色横幅,并在店堂中央塑有一尊人物铜像。四是店堂内的纸质点菜单上标注有:“重庆火锅历史上的第一家毛肚火锅”等内容。我局认为,仅凭《南京晚报》报道、“白乐天”重庆老字号、“白乐天”始于公元1921年的认证,不能证明当事人所开设的白乐天火锅就是重庆第一家火锅。当事人在营业场所使用“重庆第一家火锅”进行宣传,属于虚假的商业宣传,误导消费者,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一款的规定。但鉴于当事人积极配合工商部门调查,如实陈述违法事实,主动中止违法行为,符合《重庆市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裁量权适用规则》第七条第(一)项“当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主动中止违法行为,危害后果轻微”,故依法予以减轻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条第一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局责令当事人停止违法行为,处罚款5万元。决定书中告知了诉权及复议权。2018年8月13日,被告重庆市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将该决定书送达给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
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收到后不服,向被告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2018年11月29日,被告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政府作出渝中府复[2018]4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被告重庆市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收到后仍不服,故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请求法院判令撤销被告重庆市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的渝中工商经处字[2018]4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以及被告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政府作出的渝中府复[2018]4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另查明,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使用的“白乐天”商标为重庆汇源火锅研究所持有,该研究所法定代表人余勇与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负责人为同一人。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使用的“白乐天”商标于2014年注册。
裁判结果
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四条的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履行工商行政管理职责的部门对不正当竞争行为进行查处;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由其他部门查处的,依照其规定。”被告重庆市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具有对本辖区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进行查处管理的工作职责。
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应当诚信经营,在对商品宣传时应如实宣传,不应做误导消费者的宣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规定:“经营者不得对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质量、销售状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本案中,首先,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在庭审中提供的证据并不能证明中华民国38年2月24日的《南京晚报》报道中的“白乐天”毛肚火锅是重庆第一家火锅。同时,被告重庆市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查证的重庆桥头火锅饮食服务有限公司所有的“桥头”始于公元1908年的认证时间,也早于“白乐天”始于公元1921年的认证时间,故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宣传其开设的白乐天火锅是“重庆第一家火锅”并没有相应的证据证明。因此,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在其经营场所使用含有“重庆第一家火锅”等内容的招牌及宣传用语,属于虚假的商业宣传,误导消费者,其行为违反了上述规定,故被告重庆市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和被告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政府认定的事实清楚。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条的规定,经营者违反本法第八条规定监督检查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但是行政处罚中应依照当事人违法行为情形的轻重,合理适用相应的法律、法规,以达到行政处罚处罚与教育相结合的目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当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从轻或者减轻行政处罚:(一)主动消除或者减轻违法行为危害后果的”。鉴于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在被告重庆市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调查阶段,配合调查,主动中止违法行为,被告重庆市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依法对其适用减轻处罚并无不当。
被告重庆市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立案后,依法进行调查核实,并按程序作出了相关文书,送达各方当事人,其行政程序合法。被告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政府受理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的行政复议申请后,按程序作出相关文书,送达各方当事人,其行政复议程序合法。
综上所述,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要求撤销被告重庆市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被告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政府所作出的行政行为的理由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要求撤销被告重庆市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的渝中工商经处字[2018]4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以及被告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政府作出的渝中府复[2018]4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的诉讼请求。
原告某餐饮有限公司万豪店不服一审判决,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院经审理后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市场经济的发展离不开企业的创新营销方式,但是企业在进行各种营销活动时,应诚信经营,遵循法律、法规的规定,不得进行虚假宣传,这样市场经济才能持续有效的发展。市场监管职能机关依法行使其监管职责,惩戒市场经营主体的不合法的竞争行为,是对合法经营主体保护,也是对维护市场经营秩序,促进市场经济有序发展的有力保障。同时,市场监管职能机关对此种行为进行行政处罚时,应以事实为依据,对其实施与其违法情节相应的处罚力度,更能体现行政处罚的意义。市场监管职能机关在经充分调查后,认定市场经营主体具有积极配合调查、主动中止违法行为、造成的社会危害程序不大等情形时,在行政处罚中行使其“自由裁量权”,主动适用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依法从轻或者减轻行政处罚,人民法院应当支持。此案中,市场监管职能机关在行政处罚中未机械执法,合理行使其“自由裁量权”,更能保护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体现行政处罚法处罚与教育相结合的立法目的及宽严相济的处罚原则,实现了案件社会效果与法律效果的统一。
—END—
供稿:审管办整理
排版设计:审管办 宋海燕
原标题:《双响炮 | 南岸法院案例双双入选“2019年重庆行政诉讼典型案例”》

相关文章

  • 2020福建遴选公务员案例分析:“互联网+教育”需回归“初心”
  • 2020年06月13日 12:14:24

【导语】福建公务员遴选网为广大考生整理公务员遴选面试技巧,详细解析面试答题技巧,思路清晰,逻辑严密,为

  • 两部门发布关于征集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及保险典型案例的通知
  • 2020年06月13日 12:08:35

两部门发布关于征集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及保险典型案例的通知

  • 闵行区城管执法系统举办行政执法案例和信访案例演讲评比会
  • 2020年06月09日 16:26:48

闵行区城管执法系统举办行政执法案例和信访案例演讲评比会,

  • 【itc音视频案例】某市生态环境局
  • 2020年06月09日 12:22:03

【itc录播、无纸化、中控、扩声案例】某市生态环境局 项目背景 生态环境局贯彻执行国家、省、市有关人居环境建设与生态保护的法律、法规和政策,起草相关法规、规章;负责建立